春天里的猫舌💥

热爱打字的废渣一枚

你们……喜欢水仙嘛……最近被酥酥带的觉得豆雪好好吃,在考虑要不要摸鱼( ̄▽ ̄)

【巍澜】:🌙这一世,我们重新来过(续写结局)糖醋肉R18

❣上一个被禁了,重发一遍( ´▽` )ノ
❣照样评论区链接

       先是一滴清凉,滴在鼻尖上,然后是细琐的“沙沙”声,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漫起,青草味、灰尘味、泥土味、潮湿味,一切的一切的混杂在一起钻进鼻腔。

     沈巍紧闭双眼,胸口不停起伏,脸上陆续又是星星凉意 ,鼻尖上水珠滑下,顺着颊面一路到鄂骨,这触感莫名让他想起些什么,他脑内一道光闪过。

      “泪水。”

       他想起来,泪水当时就是这样从那人发红的眼角结成了蚌珠,晶莹剔透,狭长的双眼一眨,就从眼眶滚落出来。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 这是那人最后说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  什么好?好什么?他忘了,但是当时那种痛还在,刀剜血肉的痛,万剑穿肠的痛,铁锥噬骨的痛,就像从一场噩梦中惊醒,忘了梦的内容,但那种心悸还在。

     “赵云澜。”

     沈巍猛的睁开眼,三个字像一道响雷,炸开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 他坐起来,茫然的看向周围,一片荒芜,眼前青山连连,绿草接天,乌云翻腾的很低,雨水一星一点落下来,除了自己急促的喘息声,四下全是寂静。

     “一场梦吗?”

     沈巍低下头去,却发现自己身着一席长袍,臂腕上盖着铜鳞铁甲,乌黑发尾垂在胸口,被雨水打的有些毛糙。

    这和他的记忆脱了节,“我在哪里?”

     他缓缓站起,刚抬手,一声脆响,一个铃铛大小的圆球滚落在脚边。

     那是一个绿色的珠子,里面发着幽幽暗光,顶端一个拇指大的凹陷。

      沈巍奇怪的盯着小球,看着很眼熟,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,他只模糊记得这是一个男人塞到他手里的,是个高高瘦瘦的戴眼镜的男人。

     他记不清那男人的脸,却记得那男人肃穆的神情和严肃的口吻:“握住它!沈教授!不论到哪里!一定要握住它!切记!”

     他只记得当时情况十万火急,难道就是这小球救了自己一命,回到了万数年前?

     奇怪的是,珠子上还沾着血迹,但自己身上却完好无损,管不了那么多了,当务之急,他要找一个人。

      赵云澜。

      沈巍面对着巍峨群山大声呼喊:“赵云澜!!”

      回应他的是阵阵回声。    

      那种痛又来了,明明身上一处伤口都没有,沈巍却觉得自己缺了半颗心脏。

      “赵云澜!!”

      又是一声,林中群鸟飞散,在空中啼鸣。

      沈巍双唇不住颤抖,被这种痛要折磨的快要晕厥,他缓缓蹲下身,把头埋进臂弯里,埋着埋着,手腕处的袖子就湿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赌一赌?”

       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论过了多久,不论去到哪里,我们都会再次相遇。”

       这个赌,终究还是输了……

       “朋友,这么大雨你怎么蹲这了?”

       一个声音突的在头顶响起,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,沈巍心中火花爆开,猛的抬头,果真是那张脸!

     眼前的人一身裘毛锦袍,发髻高高束在脑后,一片芭蕉叶举在头顶,正抬眉眯着眼看他。

    周围的雨声停了,沈巍的世界暂停了两秒,之后,他嗤笑出声,泪水随着身子轻颤在脸侧划出道痕迹。

    “你、你别哭啊,你怎么了?”男人着急的手足无措。

    沈巍嘴角一直扬着,眼泪却不受控制,丝丝连连,一滴还没融进土里下一颗就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 他就这样看着那人的脸,眼眶红成朱砂,死死的看着,一动不动的看着,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,像是要用目光把男人的脸刻进灵魂。

     那人被看的慌了神:“兄弟,你别老盯着我啊,你、你是在找人是吗?我刚刚听见你叫了,你别急,赵什么、赵云澜对吧?”他把芭蕉叶塞到沈巍手里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 说着就迈进雨里,面朝大山,双手拢在嘴边:“赵云澜!!赵云澜!!!你在……!”

      话音还没落,他突然背后一暖,低头一看,腰间被一双手臂牢牢束住。

      沈巍下巴抵在他肩窝里,抽噎时的哈气全数喷在男人裸露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 “这个赌,没输。”

     男人摸不清头脑的转身,一手按在他肩上,一手拇指划掉他脸上泪痕:“你别哭,我昆仑最见不得美人落泪了,那个、这人可能不在附近,他是你什么人?对你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 “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和他走散了?”

      “没有,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 男人露出讶异的表情:“什么?算了算了,这雨也越来越大了,咱们先找个地方避雨吧?”

      他说着就把芭蕉叶护在沈巍头顶,揽着人的肩膀往后面山洞走去。

      男人到了洞口甩甩叶子上的雨水:“这雨真是说来就来……”话说一半,又被身后人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 “那个……美人,你怎么总抱我呢?”昆仑动作僵住,双臂张开,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 “云澜,你忘记也没事,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没事,我在这里,你也在这里,就这样,足矣。”

    沈巍的声音像羽毛落地一般,轻轻的几乎要化进雨里。

     “不是,我叫昆仑,我不是赵云澜,你认错人了。”昆仑转过身一手摸上沈巍的额头。

     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昆仑脱下皮袄盖到沈巍肩上,“你身上好凉,你等着我去找些干柴来。”

     他刚一起身,手被拽住。

      “你这是……?”昆仑无奈挑起眉毛。

      “我冷。”

       沈巍抬起头,语气带了些战栗,眼珠子雾气还没散去,睫毛也湿漉漉的,像琉璃一般,水莹莹的望上去。

       昆仑看着那人双眼,目光刹那间散了一下,他叹口气,无奈坐下。

      “那……我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 沈巍听了垂下眸子,一手掀起皮袄,朝昆仑敞开,他眼神有些躲闪,但动作却直挺挺的。

      “这……”昆仑愣了一下,还是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 昆仑身上只穿着内衫,暖烘烘的,大大的皮袄把两人遮在里面,沈巍一手搂住他腰身,感受着那人的热量。

      慢慢的,暖意传遍全身,他惬意的闭起眼睛:“真好。”

      昆仑看着那人颤动的眼睫和微扬的唇角,也不自觉的笑开:“什么好?”

      “我以为再也触碰不到你了,我们走的时候连拥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 外面雨气蒸腾,沈巍五官隐在晦暗里,羽扇般的长睫清颤,一直说着没头没尾的话:“我们这一次自私一点,不管整个世界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 昆仑挠挠脑袋,无奈应和着:“行,好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 沈巍此刻从皮肤到骨头都是暖的,这股暖意从毛孔连到经脉,一路通往心脏,耳边心尖之人的呼吸声加上洞外雨声,是任何沉鱼出听的弦乐都无法媲美的,他嘴角一直挂着笑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 再睁开眼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堆干草上,身上还盖着昆仑的皮袄,他一摸身侧空空的,连忙惊坐起。

     “云澜!!”

     “虽然我不是什么云澜,但是我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 一个声音从前面传来,昆仑背对着沈巍正坐在一堆篝火前暖手,火光红灿灿的,烧的柴火“噼啪”作响。

     昆仑回过头,侧脸轮廓被火光勾出道金边,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 沈巍起身坐到他身侧,也伸出手去烤,外面天已经黑了,雨还在下,但洞穴里有了篝火,还算温暖干燥。

     沈巍注视着跳动的火星,缓缓开口:“你……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 昆仑露出疑惑的表情:“记得什么?”

    沈巍扭过脸注视着他,没有吱声。

    半晌,他轻笑一声:“没关系,不记得好,上一世的记忆都太痛苦了,这一次我们重新来过。”

     “重新来过?”

     “对,这一次,我就是沈巍,你就是昆仑,我不去做什么黑袍使,你不去当什么特调处处长,就让天下苍生自生自灭,圣器四处飘零,我们都不管了,好吗?”

     “嗯……好?”昆仑的表情像是云里雾里。

    “谁想当什么镇魂灯的灯芯谁就去当,天下要亡,便让它亡,世人要灭,便与他同灭,唯独你,我再也不会松手了。”

     昆仑盯着那人被火光映照成暖橙的面孔,少顷嗤笑一声,问到:   “听起来,你我有一段很长的渊源呀?”

     沈巍柔柔的注视着眼前人:“很长,长到你无法想象。”

     “怎么会?有多长啊?一万年那么长?”

     “对,一万年那么长。”

     昆仑瞪大了眼睛:“难怪看见你总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。”

【巍澜】🍗🍗(小炒肉段子R18)镇魂女孩这次真的被镇了魂


🎉迟来的粉丝破千福利,也不知道送点什么福利好,干脆来场巍澜嘿嘿嘿床底直播吧

🍌依旧评论区后续链接

PS :🕵也是时候说出属于我的故事了。

再次感谢大家,小渣不才,能让各位小天使关注真的很荣幸,我会争取多产的!(三鞠躬)😗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资深镇魂女孩,已经沉迷巍澜cp数日,姨母笑着刷巍澜微博;姨母笑着发沙雕表情包;姨母笑着上数学课,脑子里却全是巍澜乐乎肉文片段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又是举国同庆的周三,我打开空调,抱着西瓜,姨母笑着打开笔记本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某酷有些不对劲,单机鼠标后,并没有30s广告,而是弹出一个对话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尊敬的某酷会员,您确定要开始播放?如果确定请点击确认键。提示:选择需谨慎。”

        莫名其妙,我犹疑一下,点击了确认。

       突然,屋里一阵狂风,屏幕白光乍闪,我眼前宛如白昼,白光散去后,我眯起眼睛看向周围,先映入眼帘的是三个裸女,裸女?

       我把歪在下巴上的眼睛扶好,哦,吓一跳,原来是雕像。

       等等……这个雕像……!!!

       我瞪大眼睛,这、再熟悉不过的风景,龙城大学?!
就在我愣神的时候,一个温润的嗓音在我身后响起:“这位同学,要迟到了,你最好快点哦。”

       我转过身,一个身形高挑衣冠楚楚的俊俏男人站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  居老师?!

      我手里半瓣西瓜摔在地上,勺子碰地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  面前沈巍夹着书本,微微拧眉苦笑一下:“同学,你怎么穿着睡衣?还有……你的瓜掉了。”

      在某江追过无数纯爱小说的我当然明了,我这是穿越了,但是……拜托,碎花睡衣,小鸡拖鞋,半瓣西瓜?
我就这样素颜见男神了?愣了几秒,心一撒,管他娘的,我穿越了我就是主角,主角就应该做些主角该做的。

      随后,我双手抱头,装出一脸惊慌:“我、我是谁?我在哪?你是什么人?我好怕!好冷!好难过!”

     沈巍微微长大眼睛,尽可能的控制住表情:“同学你脸色不太好,需要我扶你去医务室吗?”

     我抓住沈巍衣袖:“救救我我好痛苦!”

     沈巍忙问:“同学你怎么了?你带手机了吗?有家人联系电话吗?”

     我胳膊一抬把手机甩到地上,屏幕四分五裂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 “那同学,你记得你老师长什么样,姓什么吗?”

     “戴眼镜穿西装,姓沈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“那同学,你记得你家住址吗?”

     “住址不知道光记得有个邻居叫赵云澜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沈巍扶扶眼镜:“同学,我大概了解了,你在医务室等我吧,我下了课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用我在这等你就行。”这么简单就抱上大腿了?我强忍着没笑出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好,那你不要乱跑,注意车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摆摆手:“知道了知道了,快去上课吧,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乐滋滋的看那英姿背影走远,回头蹲地下看看我的瓜还能不能吃。

       我蹲在地上,看着嫩红瓜肉发呆:“我真的穿越了?他们不会都是演员吧?会不会像电影里一样,我是下一个楚门?”

        如果全是假的我这么浮夸的演戏岂不是要遭嘲笑?

        我打算还是试探一下,下课后,沈巍来了,他微笑着走近,温柔到:“走吧,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带着我向前走去,我看着路边草树成荫,突然叫住沈巍:“沈教授,你看见了吗?”我指向树丛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?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一个东西,唰一下就过去了!你听!”
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仔细听,有东西在叫,好像是什么动物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动物?”

       “是毛猴!”

       我仔细观察他的表情,满脸惊奇讶异,但并没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 看来真的是沈巍?

        我们继续走, 只见前面树荫下停着一辆宝红色越野,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穿着机车皮夹克,懒洋洋斜靠在车门前,嘴里叼着棒棒糖,见到我们后勾起嘴角招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 赵!云!澜!

       我心里尖叫声像一圈猪同时被杀。

       赵云澜上前去把沈巍手里东西接过,笑着到:“快回家吧,饿死了,给我做糖醋排骨。”他看到沈巍身后的我。

      “这……你学生?”

       “对,好像是咱们小区的,顺路把她捎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初次见面,你好。”赵云澜朝我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 我握住他手,把扯到耳根的嘴角收了收:“你好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 坐在后排座位,我心跳比马达还快,沈教授坐在副驾驶上,问:“云澜,你有在咱们楼见过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赵云澜耸肩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沈巍侧头看我一眼,然后凑到赵云澜耳边耳语几句,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在说我脑袋不太好使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不在意,我现在在乎的只有沈巍说话时离赵云澜的脸有多近,赵云澜看沈巍的时候眼里含着多少爱意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,咱们回去帮她打听打听。”赵云澜回到,之后看向沈巍,“这沈教授真是高风亮节,体贴入微啊,对学生这么好,不怕某些人吃醋? ”

      他话语里全是戏谑,说着便一手摸上沈巍大腿揉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 从我这个角度看不见沈巍表情,但能清楚的看见他耳廓红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 沈巍轻咳一下:“回家再闹,有学生在。”

      “继续闹,使劲闹,往死里闹。”我心里呐喊。

      车行驶一路,停在楼下,我有点慌了,沈教授给我打开车门,我下来后环顾一圈,心里盘算,怎么才能让他带我回家呢?

       “同学,你看这附近熟悉吗?”

      “熟悉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父母名字记得吗?”

      “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  沈巍回过身和赵云澜低语。

      “她说她是我的学生,天快黑了,这样放她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好吧?”

      “你意思是……带回去?”

      沈巍点点头。

     “可我今晚还想解锁新体位呢。”赵云澜语气带着撒娇。

      我一听这话立马血脉喷胀,粗着脖子不敢大声喘气。

      就在我屏息以待等着更爆的料时,突然,后面树丛里一只手捂住我的嘴,把我扯了进去。

    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身影,那人一路把我拉到拐角才停下。

     外面传来沈巍焦急呼喊:“同学!同学!”

        我的嘴被捂着,定睛一看,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,她竖起指头在嘴边:“嘘”。
 
        我看着她的食指倒吸口凉气,她食指特别的短,细细一看,原来第一节指节已经没了,指尖圆滚滚光秃秃的,不只食指,两只手十个指头全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 看着我惊讶面孔,老太太裂开没牙的嘴笑了笑,脸上挤出能夹死苍蝇的褶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姑娘,你终于来了,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老婆婆,你等我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婆婆?我年芳28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看着她快拖到下巴的眼袋,第一次感慨尽然有人比我戏还多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说这个了,时间紧迫,我们说正事。”二十八岁的老婆婆严肃起来,“我其实是海星的‘同君’,专门负责将海星cp真实的一举一动用文字实时转录给你们地球人,这种文字转播我们把它称为‘同人文’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 原来是位太太!我差点惊叫出声:“所以……你的指头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没错,”她伸出双手,看着萝卜根似得手指,“多年打字磨平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这也是我召唤你来的原因,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对cp的记录能力大不如以前,力不从心了,我看你筋骨奇佳,助攻能力天赋异禀,因此把你召唤到这里来成为我的接替人。”

      一股凉意顺着脊梁骨爬满全身,我说不出话来。
接替者?这……满脸皱纹,嘴里没牙,指节磨平,满头白发……我不要!我才不要成为什么接替者!我要回地球!

        我吓得转身就跑:“不要!绝不可能!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 老太太伸出残缺五指:“回来!不要跑!”她声音嘶哑,像是指甲划在挡风玻璃上。

        我捂住耳朵,一路逃窜,随便进到一个楼道里,急忙往上奔,一户门恰好半掩着,我急得像热锅上蚂蚁,不管不顾闯了进去,屋里好像没人。

      老太太的声音还在我脑内回荡,我看见一个铁架床,便一猫腰钻进了床底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过来……不要过来。”我闭住眼睛捂着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我听见屋内好像有些窸窸窣窣的响动,我趴在床下,向前望去,拐弯处一个小的房间亮着橙色暖光灯,门口雾气缭绕,应该是卫生间有人在洗澡。

       但是听不见水声,我竖起耳朵,微弱的声音变大,是一个男人喘息声,一下又一下,沉闷的很。

       这时,另一个声音响起:“对,就是那里,用力,嗯啊!”

       我愣住了,这个充满磁性的声音我曾在电视里听过几千万遍,但第一次听这个声音说出这样的话。
是赵云澜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反应了一会,才醒悟过来:我在赵云澜家里!我向外望去,果真,栗色木质地板,透明酒架茶几,蓝色皮制沙发……

       而现在!沈巍和赵云澜!在浴室!就在离我十米开外的地方!嘿!嘿!嘿!

【巍澜】💛铁笼之内 R18 (肉)惩罚禁锢play

     
🦄沈教授,你根本不知道地星人用建学校的钱都建了些什么

❣重发一遍,改成了文字格式,依旧后续链接在评论区

  当赵云澜一个狗吃屎摔到地面,他知道这是又成功来到地星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这次来是来追捕一个叫刘晨的地星人,他原本和沈巍结伴而来,但现在看来沈巍不知掉到何处了。

       抬头环顾一周,果真又是这间酒吧,前一秒还觥筹交错的人们现在都齐齐望过来。

       赵云澜毫不在意的站起身拍拍屁股:“大家吃好喝好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 他拿着刘晨照片问酒吧老板:“老板,见过这个人吗?叫刘晨。”

       这时一个调酒的伙计瞅过来道:“哦刘晨啊,我刚刚见他了,就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  还没说完,他就在老板狂使的眼色下乖乖闭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 赵云澜笑了:“老板,这窝藏逃犯也是项罪名,您不是没听过吧?”

        老板摆摆手:“我可没有,什么刘晨,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?”赵云澜挑起眉毛,“那……瞧您这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样子,我就随便逛逛喽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!”老板面露堪色。
  
       赵云澜溜达到哪,老板就跟到哪,转了一圈刘晨没看见,到是角落里的一扇杉木小门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  赵云澜指头还没触到门板,老板就过来大字堵在前面:“这是私人场所,外人禁止入内!”

      这不拦还好,一拦赵云澜更要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刘晨!出来!”赵云澜挤开门就往里闯。
 
      前脚踏进去还没着地,赵云澜看着眼前场景心里炸开一提二踢脚。

      “哇哦~”

      赵云澜一声长啸,他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,眼前是一间宽敞厅室,周围一片黑暗,只有三束暗黄灯光聚焦在中央舞台,台上站着三个肌肉遒劲面容较好的男人,全都穿着柳叶大小的情趣内裤,正伴着充满情趣挑逗的蓝调音乐蠕动身体,摆出一个个惹人血脉喷胀的姿势。

      台下也有零星几个只系领带的男人端着酒盘四处游荡,啼笑嬉戏声从四处传来。

       赵云澜愣在原地,口中快要爆炸的千言万语最后收成一声嗤笑:“行啊老板,深藏不露,这酒店装修风格还是曲径通幽款的啊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老板脸已经青成冬瓜。

        赵云澜扭过头去,眼神又不自觉的飘忽到台上。

       太辣了,这样下去他怕自己要把持不住,便连忙转移视线,周围很是昏暗,他仔细一看,发现角落里有几根金属棍子反射出银光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是干什么用!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他一句话没说完,只听后脑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接着大脑嗡鸣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 赵云澜在混沌中隐约听见老板声音:“赵处长,您这自找麻烦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 他再次清醒的时候,耳边嘈杂一片,他努力睁开眼睛,眼前却还是一片漆黑,只有下方透出丝光线,赵云澜反应过来,他眼睛这是被眼罩挡住了,他伸出手想挪开眼上遮盖,却惊觉手腕被一道冰凉固住,熟悉的金属撞击声,束住他的是一副手铐。

     人在看不见的时候都会惊慌,赵云澜也不例外,他面无表情细细听周遭犹如鼎水之沸的人声,这时,一个洪亮男声在台下响起。

      “我出900!”

      
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[巍澜]健身房段子 🌝🏋 沈攻A爆/高甜/(媳妇快看我man不man? 教授笑而不语


🌼根据花絮的延伸想象
🌼赵:媳妇,想学哪个器械我教你。
     沈巍:(柔笑)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自从和沈巍在一起后,赵云澜觉得自己越来越不男人了,本来沈巍战魂使这职位就高他一头,能力也胜他一筹,回回遇灾遇险沈巍都护在自己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赵云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自己的man不能光靠胡子撑着了,得做出些改变,总让媳妇儿护着也不是个办法啊。

       于是乎,沈巍在一天下班后,刚出校门,就看见赵云澜叼着棒棒糖靠在越野车前,双臂抱在胸口,见他后眨下一边眼睛。

      他今天出奇的没穿牛仔外套,而是穿了一件宽松背心和运动短裤,额头上还绑了发箍,把前面刘海扎了起来,看上去爽朗健气。

 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?今天怎么这么打扮?”沈巍走近上下打量他。

    “宝贝,我有个提议。”赵云澜上去一手搂沈巍肩上:“你同意这么一句话吗?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      沈巍迷迷瞪瞪的点点头:“同意。”

     “我觉得,我们不能再这样醉生梦死逍遥放纵下去了,所以从今儿开始。”赵云澜从兜里掏出两张健身卡:“我们以后闲暇时间都去健身怎么样?”

     沈巍到是从来没有醉生梦死逍遥放纵过,不过他看到赵云澜竟然开始爱护自己身体了,心里很高兴,他扶扶眼镜:“好,现在就去吗?”

    “好啊。”赵云澜站在他面前转一圈:“看见我这打扮了吗?走起啊。”

    “可我还穿着西装,要不我回去换....”

    “诶,不用。”沈巍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打断:“你今天就先陪我,看我怎么练,正好也给你做做示范,明天你去了好下手。”

    赵云澜给沈巍办卡单纯的就是想让沈巍看看他男子气概阳刚的一面,让他拜倒在他的小短裤下。

    沈巍蒙蒙的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 两人驱车来到健身房,现在正值下午,人不多不少,赵云澜来到前台拿上衣柜钥匙,带着沈巍往里走。

    “这个,这是练胸的,这个是主要锻炼背阔肌,看见那边的了吗,练腿的,全身都得练。”赵云澜指导的有板有眼,活像个健身教练,沈巍就在他后面眼睛扑闪扑闪的望向四周,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 赵云澜在一个器械前坐下:“媳妇,你看,这个叫坐姿推胸训练器,练胸的,等我练出胸肌给你靠哈。”

    说着他面颊绷紧,双手发力:“嘿!”

    面部龇牙咧嘴,器械没动。

    再来。

     嘴脑门青筋暴露,器械没动。

     还来。

     我去,器械没动,腰椎间盘动了。

      赵云澜尬笑两声:“这...这重量加太大了,咱得慢慢来,一般人都做不了这个重量的。”

     沈巍握拳在唇边咳嗽一声掩饰笑意。

      把重量加小后,赵云澜气沉丹田,双臂运气:“嘿!”

     铁片终于颤栗的动了动,没过五秒,“咣当”一声又摔了回去。

      沈巍挑着眉毛拼命控制嘴角弧度,把笑容压制在“礼貌”范围内。

     这时,一个穿着贴身运动背心的健壮男人走过来,肱二头肌上爬满青筋,配上小麦肤色整个人壮硕的像头棕熊。

     他背心后印着几个字“xx房专职教练”

     教练过来后,眯眼笑着打量赵云澜:“你这样坐不对,腰背首先要挺直。”

     赵云澜挺直胸脯:“这样吗?”

     “对,然后胸部发力,大臂放松。”教练说着一手扶住他大臂肌肉:“我感受着你的肌肉,不要绷紧。”

    沈巍看着男人粗壮的掌心贴在赵云澜细嫩的皮肤上,一扶眼镜,镜片一道银光闪过,他靠过来礼貌到:“我来扶着吧。”

     教练目光扫见他一副文弱书生样,:“外行不懂,我能感受得到。”

    浑然不觉异常的赵云澜还在傻兮兮的笑:“对,沈巍,教练指导我时候你也学着点,给你做个示范。”

    沈巍微微握拳。

     “对腰挺直就对了。”教练一手又攀上赵云澜的腰际,赵云澜身穿深蓝色篮球背心,宽松肥大,教练的手一扶上去腰部纤细的线条就印了出来。

    教练感受着那刚健又不失柔软的腰线,心里那叫一个欢喜,他站在旁边刚好能从领口瞄到几丝春光,更是兴奋。

   “胸大肌发力,你推,我感受着。”就在教练要触上赵云澜胸膛,他突然感到手腕一紧,一个强硬的力量钳住了他。

    沈巍一手死死束住他手腕,面露温和儒雅微笑:“教练,你不如给我们做个示范,我想看看正规姿势是怎样的。”

    刚要朝美味下手的教练被打断,心里对面前这个坏他好事的男人很是不爽,但又无法宣泄,只得照做。

     他坐在座位上,随意敷衍的推动两下:“就像这样,看见了吧,不是我说,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对健身肯定不了解,一开始肯定做不了我这么标准,我教也白教。”

    他站起身后,下巴朝沈巍指指:“你来。”

    赵云澜嬉皮笑脸拦住:“我朋友对这方面不精通,今天穿着也不合适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 他说话间,站在一旁的沈巍已经一手将眼镜摘了下来,松开腹前纽扣,臂膀一甩,脱下西服外套扔给赵云澜,又将白衬衣纽扣一颗颗解开。

    “沈巍你。”赵云澜一头雾水。

    “别说话,拿着。”沈巍将衬衣退下,甩赵云澜怀里。

   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内搭贴身背心,布料紧贴皮肤,窄腰宽肩的绝好比例身材一览无余,沈巍端坐到器械座位上,秀丽眉头微拧,眼神里柔和散尽,换上一副锋芒。

      他轻微用力,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铁片直直升了上去,厚重的铁片顷刻化作了几片羽翼,随着气流在空中摇摆,抬了几下,沈巍微侧过脸对赵云澜到:“加重量。”

      抱着衣服的赵云澜愣过神来:“啊,好好。”

     他弯下腰把铁码加重两片,沈巍继续发力。

     赵云澜在一旁抱着衣服看呆了,眼前的男人用力时侧脸牙关锁紧,眼神里的冷冽更是让他看起来俊逸秀美的不像话,肩膀在用力时绷紧,肌肉石块般隆起,里面储蓄的力量仿佛在下一秒就要爆破,性感的胸部线条一下下的凸起又收缩,白嫩的皮肤此刻已经染上了粉嫩。

    “加重量。”

    “哈?”沈巍三个字打断赵云澜的想入非非。

    “加。”

     铁片又加重两片,但沈巍除了肩膀上肌肉凸出的更加明显,表情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 赵云澜吞咽口口水,呆立原地,和他一起呆立原地的还有那个健身教练。

    “加重量。”

    “加重量。”

    “加重量。”

   “加。”

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 赵云澜已经数不过来他弯了几次腰了,再这样下去,先出事的恐怕不是沈巍的臂膀而是赵云澜的小腰,此刻铁片厚的活像沈教授书柜里成摞的字典,赵云澜算了一下,这重量比自己刚刚的十倍还多。

     教练收回看直了的眼神,咳嗽两声:“那个,你们慢慢练,诶!老刘,你这背没躬直,来来来,我帮你。”说着便连忙打着幌子溜走了。

     沈巍停下动作,拿起放在一旁的眼睛戴好,脸上又换回文雅的笑:“你还练吗?”

     赵云澜把衣服递给他,干笑两声:“哈,我、我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 沈巍身上半点汗没出,衣服原样穿戴整齐,衬衣扣子依旧扣到最顶端,西服扣子照样系好。

    赵云澜心里骂娘,还展现阳刚的一面?这下算是彻底萎了。

    沈巍看他双目失神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 赵云澜笑着打哈哈:“没有,看不出来啊,一个大学老师会的还挺多,真是深藏不露,不知道沈教授还精通什么?”

.........

     傍晚健身房澡堂隔间遮帘后面,当赵云澜被捂着嘴被按在湿漉漉的瓷砖上时,他终于领教到沈教授还精通些什么了。

    沈巍猛地抽插,次次一捅到底,每冲撞一次花心,就压低嗓音到:“只要你。”

  “多看。”

   “多听。”

   “多学。”

   “自然就会的多了。” 💕






[巍澜]【第二部分】千人演说厅?沈教授敢玩。/隐身/储物室/车(R18 /全肉)

💙💗终于把肉补全了,小可爱们久等了,室友都睡了拿手机码的,文笔粗糙,担待食用
💛链接在评论区哦👇👇👇

[巍澜]【第一部分】讲桌之下(R18/肉) 讲桌当堂play (教授!同学们都看着呢!

       
💓第一次写车,还请大家担待
💙后续评论区链接

    当赵云澜按下左腕手表的按钮时,惊奇的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竟真的消失了!再按一下,身影又重新出现。
“行啊林静!”赵云澜双眼放光的端详手表:“你小子总算是造出点有水平的东西了哈!”

     林静得意的用鼻孔注视着众人:“那当然,科学的力量是无穷的,林静的力量是不容小视的!”他搓手谄笑:“赵处...那个...这个月奖金....”

    “回聊。”

     话音没落,赵云澜已经一个转身衣摆一甩,出了特调出,他走在街上,按下手表按钮,眯起眼睛打量四周,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大婶,他伸出手去在她面前晃晃,大婶径直走了过去,看都没看他一眼,赵云澜满意的勾起嘴角,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 巷口处大庆正在训小奶猫:“一个小鱼干就把你们都骗走了,你们妈妈怎么教育你们的。”

    “来我们再模拟一遍,假如我是坏叔叔。”大庆粗着嗓子:“小猫咪们,这是小鱼干,你们和我走好不好。”大庆伸出手心鱼干。

     小猫咪们又都跟了过来。

    “诶呀不行,不能过来,我是坏人!”大庆正急的跺脚,突然发现手心里空空的。

    “奇怪,我的小鱼干呢?”

     此刻离他不到半米的赵云澜手里正拎着小鱼干,一脸坏笑的看着大庆。

   “奇怪,明明附件有鱼干味,还有...一股骚味。”大庆嗅嗅鼻子:“老赵?”

    赵云澜现身,指着他骂:“怎么说话呢!怎么骚味就是我呢!”

    大庆被这大变活人吓了一跳:“妈呀!你从哪出来的?”

    赵云澜白他一眼又消失了,他一路大摇大摆,走的三步一晃荡,甚至都有一丝想裸奔的念头,但这个念头很快被理智抹除了,比起裸奔,这块隐身表有更加宝贵的用处。

   前些天特调出刚来了新案子,一名男子家中离奇死亡,死因不明,身上无明显外伤,现场有黑能量痕迹,而现在最大的嫌疑人是他的妻子马虹,马虹是龙城大学的一名法律科教授,赵云澜之前让老楚和小郭跟踪观察过她一段时间,结果这女老师发现后说他们侵犯个人隐私,这知识分子搬出一堆条条框框说他们触犯了法律,威胁再继续就要起诉他们。

    赵云澜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尴尬,但这嫌犯又不得不跟踪,正踌躇时,不料暗室逢灯,林静竟造出了这个宝贝,这下可是解决了两难之忧,今天下午两点刚好是马虹的课,赵云澜一路朝龙城大学走去,决定要好好会会她。

    现在时间还早,赵云澜晃荡进教室,一手揣兜,教室各个角落转了个遍,果真有黑能量的痕迹。

    转悠到窗户前,下面已经有同学陆续进到楼里了,人群里就有马虹的身影,看着目标走近赵云澜还愉快的吹了声口哨,但下一秒他哨音戛然而止,一口气憋在了嗓子里。

    他从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 “不对。”赵云澜慌忙按下手表按钮,影子还在,不管怎么按多少下都不起作用,完了,彻底失灵了。

    门外走廊传来人声,赵云澜骂句脏话,感忙猫腰找藏身的地方,教室里空旷的很,他一米八出头的体型根本藏不住,赵云澜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最后灵机一动,躲进了讲桌的下面。

    讲桌很宽大,下面腾出一定空间,桌子上铺了桌布,布摆长长的脱到地上,刚好挡住他。

    同学们陆续进入到教室里,一时间周围嘈杂一片。

    讲桌下面放着一堆箱子杂物,赵云澜闷在桌布后面,还蜷缩着身子,很不舒服,他咬牙暗骂:“死林静,还想要奖金?回去赏他点拳头尝尝。”

    这时,上课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 一个厚重的脚步声响起,一步一步踏的沉稳而矫健,脚步声向着讲桌方向过来。

    赵云澜感受到那人就停在自己面前,和自己只隔了一层桌布。

   下一秒,一个温润悦耳的男音在头顶响起:“同学们,不好意思,这个教室多媒体坏了,我和马老师临时换了教室,上马老师法律课的同学请去202。”

    讲桌下的赵云澜心里瞬间一个浪花炸起,这声音他在熟悉不过了。

   “沈、沈巍?”

    赵云澜微微掀起桌布,从缝隙向外望去,眼前近在咫尺的是一片深蓝色的格子布料,这是沈巍经常穿的一套西装,而布料的下面,包裹着的是赵云澜日思夜想却从未敢触碰的某个器官。


自截小天使壁纸,乖鹅子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